衍墨軒小說網

1451 關聯

小說:網游之王者再戰 作者:遺忘之志 更新時間:2020-03-26 21:27
  “哇啊啊啊啊!發,發生了什么事?”
  “好好好好好好像有東西從剛才那本書的封面里跳出來了!”
  “跳,跳出來?你你你你是不是昨晚喝酒喝多了,看東西都出現幻覺了?”
  “怎么可能?你看看老子上的這本書!這這這這么大的一個孔你們看見了沒有?你們——”
  刺耳的流彈空嘯隨后響起在了這片原本即將寂靜下來的空間內,那是那顆不知為何出現的子彈陡然穿過無盡書架之間的時候所發出的聲音,揮舞擺弄著手上書本的玩家們被嚇到的結巴話音也剛剛說到一半,然后就像是遇到了什么燙手的山芋一樣將手中的奇怪書本急忙扔掉了:“哇啊啊啊好燙好燙好燙!怎,怎么回事?”
  “你們剛才是不是觸動了什么機關?觸發了什么魔法的陷阱?”
  “提高警惕!小心周圍的動靜!要是再有什么妖魔鬼怪出來搞我們的話,我們可沒有什么抵抗之力啊!”
  “那本書呢?那本書你剛才丟到哪里去了?”
  驚慌與騷動的聲音開始隨著這幾個玩家的七嘴八舌而向著這片昏暗區域的四周擴散,中間夾雜著來自周圍同樣已經散開搜索的玩家們應聲而回的身影,橫貫在這座圖書館斜上方的這記槍響隨后也如同某種沖天的信號彈一般,將同樣遍布在那條筆直軌跡上的瑩瑩光輝向著四周的昏暗中逐漸灑落而下——已然找不到盡頭的這道軌跡的另一頭,被那名玩家丟在地上的那本殘破書本綻開的破洞內此時也開始顯露出隱約的呼嘯風聲,盯視著這方孔洞的斷風雷隨后也在眾人的簇擁下緩緩走進了玩家們的包圍圈,半晌之后沖著那邊發出了一聲古怪的低笑:“一本魔書呢……你們天下第二的人,最擅長的是不是找出樂子?”
  “想要找說明書的是你們,我們只不過是因為人手多而湊巧碰上了這樣的事而已。”站在他一旁的惡魔復生聞聲一臉不滿地抱起了自己的雙臂:“我們只是背鍋的人,別以為你們能逃得了干系啊。”
  “我這不是過來查看情況了嗎?加上其他的人一起。”指了指同樣跟過來的落日孤煙的身影,斷風雷回答對方的聲音里也充滿了淡然和穩重:“按照你們的人之前的描述,是有一顆子彈從這本魔書里射出來,是么?”
  “我也覺得非常奇幻,所以也沒讓其他人輕易接近它。”暗自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惡魔復生搖著頭回答道:“明明看上去與位于這座虛空圖書館內其他區域的藏書沒有什么不同——嘿,如果這里的每一本書都具有這種射出子彈的能力的話,我們現在的處境豈不是很危險?”
  “應該不至于發生這種令人絕望的事情吧。”
  朝著四周的包圍圈外圍來回望了一眼,斷風雷的目光也隨之變得銳利了起來:“連迪斯特亞那種程度的敵人都被我們處理掉了,我們怎么可能死在這種莫名其妙的殺陣上。”
  “但眼前的這番情況,看上去的確有些不太妙呢。”臉上露出了同樣嚴肅的神情,落日孤煙的目光也隨之落在了那本依舊還在向外散發著詭異氣息的古書破洞表面:“我感受到了另一種世界的氣息,原本稀薄的元素反應與涉及本源的魔法規則也正在發生改變——喂,天下第二家的小子,你應該也感受到了吧。”
  “啊?呃,是,是的。”似乎對自己忽然被對方點到名字而感到有些意外,臉上驚訝盡顯的不滅星魂隨后也急忙點了點自己的頭:“沒錯,這種感覺就像是那個書本上的空洞連接著另一個世界,而那邊也正在向著這邊融合滲透一般……”
  “如此兇險?奇怪。”視線隨著對方的解釋話音而落在了同樣的包圍圈中心,擰著眉毛的惡魔復生隨后朝著自家會員的其中一個方向喊了過去:“你們幾個!給我說清楚!”
  “這東西是怎么回事?你們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四周的所有視線同時轉向了一個方向,與惡魔復生一起匯聚在了最初那幾名玩家的身上:“你們是從哪里找到這東西的?”
  “我,我,我們絕對沒動什么歪腦筋,也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啊!”于是被盯視著的那幾名玩家急忙擺著雙手發出了無辜的喊叫:“之前我們都是按照老大的指示正常搜索,一本一本地從那邊的書架上找過來,因為數量太多了,所以只能從最低的地方開始入手……呃。”
  “就,就是那個地方!”頂著所有人的視線,幾名玩家動作整齊地指向了距離此地不遠處的圖書館角落:“我們就是從那個地方找到它的!看見那個缺口了沒有!那本書原來就放在那里!”
  “它原來在這里,是吧。”四周逐漸寂靜下來的氣氛中,還是云驚步率先走到了那座巨大書架的缺口旁邊:“唔,是歷史分類中的近代地域史嗎?讓我看看,桑特留斯平原,格梅南高地,然后是安達契爾山脈,虹水河流域……在這里。”
  “按照自西向東的順序來看,你們拿走的是蒂澤諾斯沙漠的那一本么?”
  他說著這樣的話,同時用疑惑的目光望著遠方正在被圍觀的幾名玩家的臉:“記載著埃爾尼菲亞公國北方沙漠歷史的那一本?”
  “應,應該是吧,啊哈哈哈哈……因,因為我們也沒有翻開來看,所以也無法確定……”
  “那片沙漠資源貧瘠,所以最近已經很少有人去那邊冒險了。”眼中閃過了恍悟與回憶的神色,屬于鳳凰天望的聲音緊接著也響起在了惡魔復生的身后:“包括戍衛要塞在內,整座沙漠現在幾乎已經與荒蕪兩個字無法分離,我們過去也曾經派人前往那片比虹水河還要靠北的地方,那里現在幾乎沒有什么人煙,應該也沒有什么可以探究的歷史才對。”
  “那是‘現在’。”
  刻意強調了這兩個字,依舊守候在書架旁的云驚步神情凝重地繼續說道:“既然是記載歷史的書本,自然不可能只包括現在的內容——你們幾個!剛才有翻開看那本書嗎?”
  “它記載了什么時候的歷史?”望著那幾名玩家接連搖頭的可憐模樣,這位天下第二的高層人士隨后也結束了自己如同審訊一樣的問話:“好吧,這個問題還是由我們自己來尋找好了。”
  “有關那片地域的歷史里,能夠想到的最有名的事件自然是幾十年前的那場大戰。”全程聽完了這場審訊的內容,斷風雷伸手摸了摸自己因為步入中年而展現出的幾縷白色的短發:“不過即使如此,那個時代的人也不可能拿得出‘槍彈’這么高端的玩意兒,更不用談具現化這種事情了。”
  “我佩服你異想天開的能力,江湖的會長,但是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明顯與什么戍衛要塞的歷史沒有關聯。”站在他身旁的惡魔復生搖著頭低聲說道:“即便是有所關聯,這又與我們現在要找的東西有什么聯系呢?”
  “會長,那邊傳來了消息。”
  沉寂下來的氣氛隨后再度彌散在了這片空曠中充斥著呼嘯的空間當中,聚集在這片區域附近的玩家們也因為惡魔復生的這句話而暫時失去了各自的動靜,由遠方逐漸走來的另一位天下第二的成員卻是沒有給他們繼續思考的時間,稟報的內容也扭轉了在場每一個人各自發散的注意力:“影法師閣下好像恢復正常了,她正在尋找我們。”
  “繼續警戒!把這里圍起來!如果那本書沒有新的情況出現的話,先不要輕舉妄動!”
  匆忙留下了這幾句話,屬于天下第二的領導團隨后也攜著斷風雷等人的身影急忙趕回到了這片虛空大廳的中央位置:“沙奈朵閣下!您終于醒了!我們還以為您——”
  “我沒事,只是一直在尋找而已。”擺了擺自己的手,被黑紗覆面的黑衣女子用擺手的動作淡然地回答道:“我現在找到了,道路的另一端。”
  “你們最好馬上行動,那邊現在似乎也正在遭受什么危險呢。”
  ******************************
  “怎么了怎么了?我們接下來要往哪里去?”
  流動的時間隨著那一記魔法驅動的狙擊而重新回到了段青這一邊,與之同時回到他們身邊的還有無邊的幻境陡然崩塌的時候重新顯現出來的虛空黑暗,被拉扯起身形的灰袍魔法師隨后也不得不跟在了正在前方領路的羅娜的身后,疑惑的話音也仿佛正在是代替著其余奔跑回來的其他成員所發出的一樣:“剛才一句話都不說,這個時候怎么突然行動起來了?”
  “因為我之前一直在尋找。”回答他的是奔跑在前方的羅娜頭也不回的聲音:“現在我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在哪里?”連續的戰斗與驅動施法讓這位魔法師的氣息變得紊亂,也讓他奔跑中的聲音變得氣喘吁吁了起來:“我們能不這么著急嗎?就算你想要證明一下身為虛空圖書館管理員的作用好了,有什么話能不能先說清楚——”
  “這和什么管理員沒有什么關系!重要的是抓緊時間!”焦急的聲音在段青的耳邊變得明亮,屬于羅娜的回答此時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不要再繼續糾結身后的戰斗了!你們究竟明不明白現在的狀況究竟是什么!既然這里是幻境——”
  “無論你們做出多少努力,你的敵人都是不可能完全被消滅的啊!”
  仿佛正在證明著羅娜的這句話,位于段青等人背后的那片虛無的空間深處陡然響起了一道沉悶的轟鳴,巨大而又龐雜的混沌氣息所凝結而成的黑色光柱也隨著之前被一槍擊穿在地的那道神秘身影的再度爬起而升起在了那條槍線的遠方,與之同時恢復成型的還有那再度逐漸展開的沙漠幻境的景象:“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雖然我知道那家伙沒有那么容易被消滅,但是這復活得也太快了一些吧。”同樣氣喘吁吁地跟在身后,名為格德邁恩的大盾戰士此時也發出了自己的感嘆:“難道他才是這場幻境的主宰和核心嗎?”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看看這正在恢復的景象就知道了。”身體依舊籠罩在治療藥水生效之后的淡淡熒光中,抓緊時間恢復著傷勢的雪靈幻冰聲音低沉地說道:“先前環境的轉變和經過我們身邊的帝國騎兵,也可以看做是這場幻境把我們引向核心的線索。”
  “那么問題來了,我們現在又應該往哪里走呢?”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嘗試使用魔法失敗的段青也隨之發出了一聲嘆息:“既然幻境已經出現了破綻,我們應該也失去了原來的前進線索才對……”
  “我已經明白了。”
  聲音低沉地打斷了所有人的話,領跑在最前方的羅娜再度響起的聲音仿佛也像是回蕩在無盡虛空黑暗前方的鐘聲:“先前我說過,這里是虛空圖書館的另一側,有關這片領域的構成和前進的方向,沒有來過這個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我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明白我們目前的處境。”她用力地低下了自己的頭,仿佛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掩蓋自己此時咬牙切齒的表情:“我們究竟應該如何離開這里——你們馬上就會看到答案。”
  “在此之前,我們得先保住我們自己的性命啊。”漂浮在空中的金光在隊伍的最后方劃出了一道燦爛的斜線,將屬于芙拉的空間能量連同她的聲音一同潑灑到了洶涌而來的黑潮上:“那條黑龍——不,那個存在的腐蝕之力好像變得更強了。”
  “它不屬于自由世界上任何一種能量體系,但我卻在之前見過一兩次。”搖了搖自己的頭,屬于段青的聲音緊接著也與他返身甩出的另一道黑色圓球狀的物體而爆發在了隊伍的中央:“有關那個人的身份,我倒是也有了屬于自己的那份答案。”
  “如果這兩份答案中間存在著某種關聯,那我們的處境可能就真的不太妙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