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科学 > 卢永根院士:赤诚抒写“我和我的祖国”

卢永根院士:赤诚抒写“我和我的祖国”

2019-11-14 07:37

  新华社广州11月13日电 题:卢永根院士:赤诚抒写“我和我的祖国”

  新华社记者刘大江、刘宏宇

  他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走了,留下一片赤诚、无限感动。

  “卢永根……”追思中,一声轻唤,让人泪流滚烫、心潮难平。

  有一种信仰,叫赤诚报国;有一种大爱,叫“布衣院士”。

这是卢永根院士(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华南农业大学供图)

  唯物主义者“最后的贡献”

  “党培养了我,将个人财产还给国家,是作最后的贡献。”——卢永根

  2019年8月12日凌晨,89岁的卢永根院士因病辞世。按照他和家属意见,不举行任何遗体告别仪式;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科研和医学教育事业。

  这是他作为院士的“最后一次科普”;这是他作为唯物主义者的“最后的一次贡献”。

  卢永根去世后的第4天,他的老伴、华南农大离休教授徐雪宾将一个信封郑重交给华南农大原党委书记李大胜:“这是阿卢的特殊党费,希望组织能够接受。”

  住院的日子,卢永根夫妇坚持着每天清晨收听广播、每晚看《新闻联播》的习惯。夫人每天为卢永根读报。

  “2017年4月17日,卢永根希望学院把教育基金的管理实施办法制定好”;

  “2017年9月27日,组织支部学习黄大年的先进事迹”;

  “2017年10月20日。卢永根在病房全程观看了十九大开幕直播,他表示,总书记的报告让他这位老党员热血沸腾,备受鼓舞。”

  ……

  这是卢永根参加所在党支部组织生活记录。

  党的十九大召开当天,卢永根身体非常虚弱,躺在床上,插着氧气管,仍然坚持全程听完十九大报告,并参与随后的学习、讨论。

  “卢永根诠释了党性的力量。”华南农大党委副书记钟仰进说。

这是卢永根院士(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华南农业大学供图)

  “布衣院士”的“穷”与慷慨

  “多干一点,少拿一点,腰板硬一点,说话响一点。”——卢永根

  2017年3月,卢永根以夫妻的名义将毕生积蓄880万元人民币捐赠给华南农大,成立教育基金,用于奖励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及优秀青年教师,资助、邀请农业领域国内外著名科学家来校讲座。这是当时华南农大建校以来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

  2014年,他还说服哥哥,将老家两间兄弟共有的祖屋,以他们父母的名义捐给了广州花都区罗洞村的小学。

年轻时的卢永根在试验田里(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华南农业大学供图)

  在卢永根夫妇慷慨捐赠的背后,是无法想象的节俭。

  退休后,夫妻俩出行坐公交,吃饭在食堂。平日里,人们总能见到这位老校长、老院士端着一个半旧饭盒,静静地与学生们一起排队打饭。

  院士家中的摆设,还停留在20世纪80年代:破旧的木沙发、老式电视;铁架子床锈迹斑斑,挂帐子用的竹竿,一头绑着绳子,一头用钉子固定在墙上;几张还在使用的椅子,用铁丝绑了又绑……

  华南农大农学院原党委书记张展基一直记得,一次,他打着雨伞走出校门,突然看到卢永根校长一手拎着包、一手提着皮鞋冒雨往学校里跑。后来才知道,卢永根的皮鞋是出国或特殊场合才穿的,那天他在省里开完会回校,正赶上下雨,他生怕皮鞋沾水弄坏,于是有了拎着鞋赤脚奔跑的一幕。

  有一年,农学院给参加运动会的教工发了一套运动服和运动鞋,竟然成为卢永根日常生活的“标配”。那双运动鞋,他穿到脱胶、掉线,去修鞋摊补了几回,继续穿,实在不能再穿了才扔掉。他说:“没到用光用烂还能用,物要尽其用。”

  “公家的钱,能省就省。”华南农大农学院教授刘向东回忆,卢永根特别严于律己。

  2003年,卢永根参加在南昌举行的全国野生稻大会,会后继续去沈阳出差。为了节省住宿费和时间,已是70多岁的他选择坐夜行火车到北京,再换乘飞机到沈阳……

卢永根(中)在水稻试验地指导博士研究生(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华南农业大学供图)

  科学家的爱与奉献

  “一名真正的科学家,必须是一名忠诚的爱国主义者,要把国家和人民的需要作为自己工作的动力。”——卢永根

  双休日和假期照常工作,早已成为卢永根实验室的不成文规矩。

  卢永根表示,既然选择了教师的职业,就无怨无悔,从来没有想过改行。

  曾经有一个时期,教师的社会地位不高,生活待遇也较低,有些教师心情浮动。

  卢永根说:“不为五斗米折腰,才是真正的科学家。”

  1987年,上级拟将担任华南农学院院长的卢永根调到北京,任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兼党组书记,享受副部级待遇。但卢永根恳切推辞,因为他舍不得离开水稻研究事业。

  卢永根是中国著名稻作科学家丁颖院士的学生。1961年,中央决定为老专家配备科研助手,丁颖院士选择了卢永根。直到1964年10月丁颖在北京逝世,卢永根一直在他身边工作,跟随老师跑遍了全国的稻区。